增压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增压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援藏干部吴镇几近失明依旧无怨无悔搜了

发布时间:2019-10-09 12:06:19 阅读: 来源:增压泵厂家

援藏干部吴镇:几近失明 依旧无怨无悔

2013年5月10日,连夜赶写材料数十个小时的吴镇走出办公室,被一道刺目的阳光挡了回来,踉跄了几步,随后视力开始模糊。13日,病情加重,连高原的蓝天白云都变成了黑白的,然后,越来越暗,几近失明……此时,离他结束援藏任务还有不到两个月的时间。

在入藏之前,吴镇听说在长期缺氧的环境下生活,会导致心脏肥大,他作好了心理准备,却未曾想到迎接他的却是几乎双目失明的危险。

2014年8月25日,对口支援西藏20周年电视电话会议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召开,吴镇被评为“对口支援西藏先进个人”。此时的吴镇虽然已经恢复了部分视力,但是,看东西仍然像蒙了纱般的模糊。提起自己的援藏工作经历,他说:“忘不了,不能忘,无怨也无悔。”

民政工作与百姓生活息息相关

2010年7月,作为浙江省第六批援藏干部的吴镇,从气候宜人的江南大地踏上了西藏那曲的高天厚土,担任西藏那曲地区民政局副局长,并同时兼任浙江省援藏指挥部项目规划建设组成员。

作为民政局干部,吴镇参与了那曲地区多项民政惠民工程,包括改善那曲地区福利院设施、建设那曲、比如、嘉黎三县儿童福利院和新建三县的中心乡镇敬老院项目,并将这些项目纳入了浙江省“十二五”援藏规划项目表。

“我们民政工作主要是帮助改善当地的民生,这些看似琐碎不起眼的工程,实际上都是一些惠民工程,跟当地百姓的生活息息相关。”正是因为这样,吴镇从走上马任的那一天起,就时刻把当地百姓的利益挂在心头。

那曲地区位于西藏的北部,平均海拔4500米以上,总面积450537平方千米的土地上,总人口仅为462382(第六次人口普查数据),可谓是地广人稀。除了传统的畜牧业和近几年不断被炒热的虫草行业,当地藏族百姓几乎没有其他的收入。

吴镇下基层走访调研,梳理受援单位和当地百姓需求,向浙江省民政厅争取到建设那曲地区自然灾害救助应急指挥中心的民政对口项目,使得新一轮对口援藏资金增至200万元,统一用于那曲地区自然灾害救助应急指挥中心项目。

外墙涂料颜色问题虽小 却马虎不得

西藏是群众性信仰宗教的民族地区,在西藏开展工作有时难免会遇到传统文化和现代化的冲突。“充分尊重西藏当地的风俗习惯和宗教信仰是我们开展一切援藏工作的前提,大到一个项目的实施,小到一个外墙涂料颜色的确定,”吴镇说。

2011年,吴镇参加了那曲浙江小区(一期工程)和浙江中学的两个工程的指挥和监督工作,这两个项目是浙江省对口援藏17年来单体投资最大的两个项目,总投资达2.88亿元。项目前期,房屋外墙统一采用暗红和明黄等藏族地区常见的民居颜色。后来,那曲地委主要领导查看工程进度时,对已喷涂好的几幢房屋外墙涂料颜色提出了异议,要求改成浅色调。

然而浅色有很多色系,该选哪种浅色呢?大家想出了一个办法:在靠近小区工地入口的一幢房屋外墙上喷涂多种浅色系颜色,供当地居民选择。最后,在经过民意调查和多方沟通协商后,最终决定外墙涂料改为米黄色。

吴镇说:“外墙涂料颜色问题,看似一个小问题,但在少数民族地区却事关气候环境、宗教文化、风俗习惯等诸多方面的大事,马虎不得。”

酸牛奶很凉很酸,但吃到肚子里却又暖又甜

日子久了,吴镇认真的态度和实干的精神,受到了当地干部和百姓的好评。

2012年7月7日,吴镇带领民政局的同事来到海拔4700米的聂荣县下曲乡看望局驻村工作组。当天,10余位驻村工作组成员在草原上搭起了帐篷,载歌载舞。由于下乡生活条件有限,当天夜里大家都坚持自己留下来睡帐篷,却“半骗半哄”地把吴镇拉到了下曲乡人大主席的个人宿舍过夜。“那天晚上,我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不是因为高反,而是担心那位乡人大主席今夜将夜宿何处,更不知帐篷中的同事被子是否足够。”

第二天,做完慰问工作的吴镇在当地一老百姓家里做客,女主人端来了自己做的酥油茶和酸牛奶。因为害怕酸奶太凉会闹肚子,吴镇没有喝酸奶,女主人的神情显得很焦急。后来,吴镇的藏族同事告诉他,女主人希望来自浙江的客人,能把面前斟满的酥油茶和酸奶都吃完了,因为这些都是当地用来招待尊贵客人的。那天,吴镇在自己的援藏工作手记上写道:2012年7月8日,虽然酸牛奶很凉很酸,但吃到肚子里却又暖又甜。

突如其来的黑暗

多少个月明星稀的夜晚,伫立高原遥望东边的天空。多少个夜深人静的时候,辗转难眠牵挂故土的亲人。吴镇将这种牵挂压在心头,化为工作动力。然而,他却万万没有想到,一场突如其来的疾病,迫使他提前结束了援藏工作。

2013年5月9日,刚刚结束休假从杭州返回那曲的吴镇,和以往一样还在跟高原反应“周旋”时,他接到了当地民政局有关援藏工作的汇报任务。于是,马不停蹄,连夜赶写材料至10日凌晨1点。期间,他因为感到视觉有点模糊,头痛不适,稍稍休息了几个小时后继续改材料到10日下午。完成工作的吴镇走出办公室,被一道刺目的阳光挡了回来,视力开始模糊。13日,病情加重,连高原的蓝天白云都变成了黑白的,然后,越来越暗,两眼几近失明……此时,离他结束援藏任务还有不到两个月的时间。

西藏军区总医院初诊后确定病情十分严重,由于当地医疗条件有限,吴镇当晚返回杭州,先后在两家省级大医院就诊,效果均不明显,后来转到北京解放军总医院就诊,目前视力仅得到部分恢复。从失明到稍有恢复,虽经几次治疗,医生的心里也是没有底的,仰面躺在病床上的他内心极其痛苦,下床走动需要搀扶,吃饭需要爱人一口口喂,眼前一片黑暗。生活的无法自理和视力恢复进程的缓慢也曾让他感到绝望。

“医生说这种突发性眼疾与长期高原生活和用眼过度有关,”“现在吴镇平静地说着这场突如其来的病变,但是可想而知,对于一个正当中年的人来说,眼睛几近失明,对他来说是个多么大的打击。“后来我也跟我的妻子说,相比一些将宝贵的生命都献在高原的干部来说,我算是幸运的。”

现在,距离吴镇离开那曲已经有1年多的时间。在北京参加对口支援西藏20周年电视电话会议的吴镇在接受本网记者采访时,掏出一台老式的诺基亚手机,他说:“这把手机是我去那曲就职时,民政局的藏族同事为了方便联系送给我的。它虽然不是智能手机,但我一直用到现在,”说罢,一直很文雅的他爽朗地笑了。

网眼布网布品牌

创智教育品牌

安检门监狱安检门批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