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压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增压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超募资金创业板亏损公司的续命仙丹

发布时间:2021-01-07 16:57:33 阅读: 来源:增压泵厂家

5月1日,创业板退市制度正式实施。而公布这一消息的4月23日,市场给予创业板沉重的打击,创业板指数暴挫5.25%,近300只交易的创业板股票仅5只上涨,其中35只股票跌停。

市场恐慌下或会错杀好股,但业绩每况愈下甚至已出现亏损的创业板企业或将是退市制度潜在的买单者。

尽管目前所有创业板企业中,还未出现触碰新退市红线——“最近一年度净资产为负便暂停上市,连续两年为负便终止上市”, 但以往的业绩指标仍然是悬在亏损企业头上的一把利剑。

据同花顺(300033)数据显示,2010年末,创业板还未出现年度亏损的企业,但至2011年末,首现创业板年度亏损企业当升科技(300073)(300073.SZ);而今年一季度,季度亏损的企业多达16家。

其中,当升科技亦在亏损名单之列,亏损金额为302.95万元。

而亏损最多的前五家分别为国联水产(300094)(300094.SZ),天龙光电(300029)(300029.SZ)、新大新材(300080)(300080.SZ)、天喻信息(300205)(300205.SZ)和佳讯飞鸿(300213)(300213.SZ),净利润分别为-2952.88万元、-1983.33万元、-1295.26万元、-1113.06万元和-909.55万元,同比各下降幅度高达778.97%、151.09%、122.24%、185.09%和354.55%。

虽然对于业绩亏损,前述16家企业均自圆其说。但上海一位投行人士对记者指出,“经济大环境再差,目前亏损的创业板企业根本不会轻易死掉,不是因为有多好的扭转业绩的预期,而是因为都还留着巨额的超募资金可用。”

“平均每家公司几个亿的超募资金花完需要一个过程,可以补充流动资金,也可以搞几个项目、设立几个公司的方式慢慢把资金套出来。”一位熟悉上市业务的会计师表示。

创业板惊现4.83亿疑似超募套现样本?

首家年度出现亏损的创业板企业当升科技或为典型的超募套现样本。

主营业务为锂电正极材料生产商的当升科技上市前业绩颇为光鲜,2008年和2009年净利润分别实现了124.28%和17.38%的增长,但却似乎难逃上市即变脸的厄运。

2010年4月27日,当升科技登陆创业板,而当年三季度业绩却显疲软,实现营业收入1.93亿元,同比增长29.79%,但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仅为550.58万元,较2009年同期同比大幅下滑48.42%。

而随后各季业绩频跳“滑尔滋”,至2011年末年度业绩亦首度出现亏损,2011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73.90万元,同比减少幅度为102.13%。今年一季度,当升科技业绩未见起色,单季便亏损302.95万元。

一边是业绩剧烈下滑,另一边则是巨额超募资金的逐步“套现”。

当升科技发行市盈率高达78.26倍,扣除各项发行费后募得资金6.55亿元,超出原募集资金计划投资所需的资金4.83亿元,超募倍数(实际募资/计划募资)达到了3.8倍。

对于上市前总资本仅为3.32亿元的当升科技,4.83亿元的超募资金足以是个天文数字。

前述投行人士也表示,“大多民营企业老板在上市前基本上在踏踏实实做实业,上市前的资产是几年甚至十几年积累起来的,没钱就银行贷款或民间借贷,创业板巨大的融资功能让企业变得很浮躁。”

一位上市公司职业董秘对记者坦言,“说实在大多民企老板也是见过钱的人,但对瞬间这么多财富的驾驭能力还是不够。”

上市两年内,业绩每每下滑的当升科技对4.83亿元超募资金使用毫不吝啬。

挂牌仅仅10天,2010年5月7日,9600万元超募资金用于偿还银行贷款,这让市场疑惑的是,缘何当升科技不用自有资金,非要用超募资金偿还?

其实,当升科技一上市便现经营现金流枯竭之状,或只能觊觎超募资金。2010年当升科技上半年其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为-1.23亿元,同比减少幅度达2546.80%。

扩张产能成了创业板企业超募资金主要去处之一,当升科技亦于2010年7月通过“扩建生产线暨技改项目”花掉超募资金1.22亿元,其锂电正极材料生产线从扩建前的年产4000吨增至扩建后的年产7100吨,其中新增产能为3100吨,新增产能比例为77.5%。

值得质疑的是,当升科技已有募投项目“年产3900吨锂电正极材料生产基地项目”下,缘何肆意再次耗资1.22亿元扩张产能?

在1.22亿元扩张项目可行性研究报告中,将该行为解释为,“主要产品的销售量同比进一步增加,目前已经出现产能不足的情形。公司的募集资金投资项目目前正在建设过程中,距离投产尚有较长时间。”

其招股说明书显示,募投项目耗资1.72亿元,募资资金到位后建设期仅仅为9个月(即2010年年度左右),建设后期钴酸锂、多元材料、锰酸锂的合计新增产能3900吨,各项新增产能比例为44.87%、775%和200%。

况且,销售量增加的“谎言”或于2010年三季度起便已不攻自破。

赤裸裸的套现行径在随后的募投项目延期公告中或得以进一步诠释,对于募投项目延期原因解释为,1.22亿元超募资金项目“在原生产线基础上进行扩建可以充分缩短建设期,有利于公司抢占市场,满足市场快速增长的需要”。

即1.22亿元的超募资金项目反而有后发优势,那其上市初衷的募投项目岂不是成了一张废纸?

事实上,其募投项目资金1.72亿元自其上市之初便被占用6400万元,而于2010年11月起1亿元募投巨资被挪用至今。成了“阑尾”的募投项目于今年4月份悄然变更了实施主体和产品。

另外,2011年6月,当升科技剩余超募资金已蠢蠢欲动,一纸公告显示其最终斥资1.2亿元购买其控股股东北京矿冶研究总院所属的位于北京市丰台区南四环西路188号总部基地18区21、22号楼用于建设北京基础研发中心。

记者发现,该两号楼共计面积7115.04平方米,当升科技从控股股东购的单价为1.68万元/平方米;而2009年11月,控股股东购得此房产的价格仅为1.25万元/平方米。

对于控股股东北京矿冶研究总院来说,一年半时间内做了回划算的房地产买卖,不仅套现1.2亿元现金,且净赚3059万元。

这场“掠夺式”的套现手法背后,21号楼、22号楼还存在抵押贷款,抵押权利人分别为工商银行和深发展(000001)银行北京万柳支行。

对此,当升科技给出的原因除房产价格优势外,还认为,“该资产与目前公司总部相邻,其中一座楼即为目前公司总部办公所在地,便于研发中心与市场营销以及其他相关部门的密切沟通,提升公司研发效率,加快新产品的推广速度。”

一位市场人士无奈地反问,“花上亿钱先买两楼来搞研发,它研发能力很强吗?研发效率跟总部距离密切相关……这个没法评论了。”

当升科技所谓的“北京基础研发中心”,购买房产便耗资超募资金1.2亿元,但其试验设施预算仅1936.35万元。

超募资金的“提现”途径

当升科技或仅是创业板企业超募套现的冰山一角。巨额超募资金亦是其他亏损企业短期内苟存的现金脐带。

在今年一季度出现亏损的16家创业板企业,对于超募资金的使用亦是发挥得淋漓尽致。

类似当升科技搞“研发中心”也是其他亏损企业超募资金流向去处。

今年一季度亏损的创业板企业超图软件(300036)(300036.SZ)于2011年下半年用超募资金4152.5万元在成都新建研发中心,其中在成都天府软件园购买办公室占了1650万元。

成都研发中心研发的内容包括桌面端产品、服务器端产品、富客户端产品和导航产品4个产品线,但该4个产品线均系从北京研发中心转移过去。

“甬台温动车事故”买单者佳讯飞鸿(300213.SZ)今年一季度业绩亏损909.55万元,但其去年下半年同样有启动超募资金搞研发之举。

“科研生产办公楼项目”原系其募投项目,募投金额为2800万元;而2011年10月,佳讯飞鸿拟使用超募资金4500万元追加了该办公楼建设项目,追加幅度达160%。

对于如此大幅追加投入的原因,佳讯飞鸿相关公告却主要解释为,大楼建造成本的增加。

从加大研发力度角度,利用超募资金追加投入或无可厚非,但在业绩预期不明朗情况下,利用超募资金盲目追加主营募投项目或着实令人费解。

国联水产(300094.SZ)的募投项目之一为“水产品加工扩建项目”,投资金额为12936.11万元,其中罗非鱼加工和对虾加工各投资7923.56万元和5012.55万元,配置罗非鱼和对虾加工生产线各4条。

而今年3月份,国联水产拟扩建罗非鱼项目,分别从原先的7923.56万元增至18289万元;同时对对虾项目新增投入10365.44万元,两产品均增加5条生产线。两项目动用超募资金8000万元。

但今年一季度国联水产业绩显示,受原材料高企等因素影响其单季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952.88万元,同比下滑778.97%。

此外,在光伏产业进入寒冬的2011年下半年,新大新材(300080.SZ)大手笔逆市斥资4750万元超募资金追加了募投项目“新建年处理6万吨硅片切割砂浆循环利用项目”。

事实上,比起搞研发中心、追加募投项目,投资五花八门的相近产业链项目(包括股权投资)更是这些企业超募资金的主要流向之处。

国联水产的超募资金除了前述罗非鱼、对虾项目外,还拟各用超募资金9004.62万元和1200万元建设“膨化鱼饲料生产线扩建项目”和“深水网箱养殖项目”。

而通源石油(300164)(300164.SZ)、智云股份(300097)(300097.SZ)、鼎汉技术(300011)(300011.SZ)、宝德股份(300023)(3000023.SZ)等今年一季度亏损企业分别通过新设项目公司来运作“提现”超募资金。

2010年10月,智云股份借“绿色”概念欲合资设立大连戈尔制造工程技术有限公司,而2011年12月,鼎汉技术公告了拟用9900万元超募资金参与筹建江苏鼎汉电器技术有限公司。

有意思的是,16家亏损创业板企业中,诸如国联水产、通源石油、超图软件、启源装备(300140)等均把超募资金的投资瞄向了海外或沾“洋”气。

国联水产使用不超过1500万美元超募资金收购了美国SUNNYVALE SEAFOOD公司的100%股权及经营性资产旨在水产品终端消费市场,而通源石油则花4933.70万元超募资金设立全资子公司意在进军北美油服市场。

前述投行人士也表示,“信息不对称情况下,市场很难了解企业真实投资意图,即使是披露相对健全的上市公司,只有投资者自己去判断。”

对于超募资金到海外去攻城略地,江苏一位券商研究人士则表示谨慎态度,“国外经济环境较国内更为复杂,风险揭示能力相对薄弱的民营中小企业出海很容易死掉;这些规模较小的创业板企业,又是亏损边缘的企业,更是加大了投资风险。”

上海脱发中医怎么治

白带异常的治疗的误区有什么

上海得了输卵管堵塞会出现什么症状

南京治疗过敏的医院

南京皮肤病医院_灰指甲如何治疗 积极应对好得快

一般绝经后盆腔炎会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