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压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增压泵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G20峰会能否给一币独大的美元戴上紧箍试验机

发布时间:2019-10-16 20:47:34 阅读: 来源:增压泵厂家

G20峰会能否给“一币独大”的美元戴上紧箍?,

举世瞩目的二十国集团(G20)伦敦峰会即将于4月1日至2日举行。改革国际货币体系、改革IMF、敦促美元资产安全,各种言论、各种表态铺天盖地,会议的 预热 接近白热化程度。那么,带着众多期盼的G20,到底能达成什么样的成果? 一币独大 的美元是否会因此戴上紧箍?

美元 一币独大 的弊端暴露无遗

美联储3月18日宣布购买美国长期国债,宣告了美元印钞机的启动,一时间,货币泛滥、美元贬值的预期弥漫于市场之中。包括中国在内的所有美国国债的债权国,都对于手中握有的美元资产安全表示了担心和忧虑。 我们对美国国债的安全性和收益性自然比较关心。 同时我们强调,我们对于资产的价值波动也是高度关注的。 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胡晓炼日前表示。

在对世界上持有外汇储备最多的国家的外汇储备进行研究后发现:美元在全球外汇储备中,在价值上看,占比62.5%,在数量上占68%。目前,美元在世界外汇储备中的地位显然是 一股独大 ,其带来的弊端,在这次金融危机中彰显无遗。

尽管美联储主席伯南克主导的 数量宽松的货币政策 属不得已为之,意在向市场注入流动性,但是 救市 的成本要其它国家来承担却是不争的事实。从那一刻起,每个国家更加意识到一个事实:完全依靠一个主权国家货币的世界货币体系,在危机发生时是何等脆弱。

都是美元惹的祸,这匹如脱缰的野马,是不是需要大家联合起来给他戴上紧箍?因此,比起去年11月15日G20华盛顿峰会前建立一浪高过一浪的建立 新布雷顿森林体系 的呼声,本次创造 超主权储备货币 的呼声更加强烈。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3月26日在央行官方网站上发文,提议创造一种与主权国家脱钩、并能保持币值长期稳定的国际储备货币。他指出,特别提款权(下称SDR)具有超主权储备货币的特征和潜力,应特别考虑充分发挥其作用。而就在周小川发文前的3月16日,俄罗斯总统府网站也发布了其将在G20伦敦峰会上提出的一份提案,其中就包括引入SDR作为一种 超国家储备货币 (supernational reserve currency)。

此项提议不仅获得了澳大利亚及以 金砖四国 (巴西、俄罗斯、印度和中国)为代表的新兴市场国家的拥护,且获得了以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约瑟夫 斯蒂格利茨为主席的联合国顾问委员会的支持。

但是,与新兴市场国家不同的态度不同,欧盟对于更换储备货币的建议显得有些 暧昧 。负责经济和货币事务的欧盟委员华金 阿尔穆尼亚日前公开表示,所有人都认为目前的全球储备货币美元仍在这里,而且将继续存在很长一段时间。

紧箍难戴 改革仍可能 雷声大雨点小

去年的华盛顿峰会仍然历历在目:在持续短短5小时之后,会议发布了数千字的《金融市场与世界经济峰会声明》,尽管《声明》在援助金融业、改革金融监管体系等方面提出了具体建议,但是对于法、英等国大力主张的 新布雷顿森林体系 ,《声明》中只字未提。

事实上,如果想要彻底给美元戴上紧箍,或者说真正实现 超主权储备货币 的目标,前提是改革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现行框架,在美国拥有IMF17%的份额,而IMF规定重大事项必须要85%的份额通过的情况下,SDR建议实现困难重重。而多数专家对于本次峰会能否改革IMF框架持怀疑态度。

对于IMF的改革,这次还只能是修修补补。IMF一直在进行自身改革,但是改变IMF的主要宗旨和做法是很难的,涉及到决策权的改革几乎更是难上加难。美国不会轻易放弃85%通过的规则。 建行高级研究员赵庆明说。

除了美国,欧元区国家对于投票权改革也心存芥蒂。 欧元区国家希望动员东亚国家和石油输出国充裕的外汇储备为IMF增资,用IMF的资金来援助中东欧国家,从而降低自己的援助压力。然而,新兴市场国家强烈要求,要将对IMF的注资与IMF份额重新分配及投票权改革相结合。这点中了欧元区国家的要穴,因为,美国在IMF中的份额是与美国的经济地位相符的,IMF的份额改革意味着欧元区国家必须让出部分份额。 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金融研究室副主任张明说。

而赵庆明也表示,中国也没有特别必要增加在IMF的份额。 现在可能会是一个陷阱,或许中国提高了份额,多拿了资金,但没有相应取得真正决策权。毕竟在IMF中,与中国利益一致的主体很少。金砖四国不是一个利益主体,印度、巴西更亲美国,俄罗斯、巴西是资源型国家,四国在话语权上没有共同主题。

国务院副总理王岐山3月27日在《泰晤士报》发表文章说, IMF增资的首要方式应该是增加配额。如果这在短期内不能实现,出资额度将由当前配额决定。如果给予配额的出资额度不足以应对当前需求,IMF可以发行债券,中国将购买这些债券。 简而言之,增资应在IMF框架下以弹性和不同的方式达成。

忐忑的投资者 不安的美元

也许改革的步伐正如周小川《关于改革国际货币体系的思考》文中所言, 应从大处着眼,小处着手,循序渐进,寻求共赢 ,这可能也是中国的思路。

但是,美元行情近期的 动荡不安 还是反映了投资者在G20伦敦峰会前的 忐忑不安 。

自3月中旬起,美元汇率开始回落,美联储宣布购买美国长期国债后,当日美元指数一度跌至83附近,创下24年以来最大单周跌幅。尽管上周美元汇率有所企稳,但美国财政部长盖特纳日前在纽约演讲时就周小川的提议回应时说 我们实际上对那个建议相当开放 。美元立刻走软:当天美元指数徘徊于83.5附近,欧元兑美元汇率一度跌至1.35:1附近。不过盖特纳随即改口说,美元仍是全球占主导地位的储备货币,这会长期继续存在下去。美元才收复了大量跌幅。

在国际货币体系重建问题上,美国将遭受来自欧洲国家(尤其是法、德)的强烈冲击。法、德将会提出一些致力于削弱美元、增强欧元地位的重建策略。美国核心地位也将遭到东亚货币合作加速的冲击,清迈协议的多元化,已将实质性的亚洲货币基金提上议事日程。 张明说。记者:张莫 刘振冬

工程仪器万能试验机公路试验仪器

冲压试验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