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压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增压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杨凯生否认银行封杀支付宝资金并未流出银行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0 09:35:40 阅读: 来源:增压泵厂家

杨凯生否认银行封杀支付宝:资金并未流出银行

网易财经3月30日讯 由中山大学岭南学院,财新传媒共同主办的“第三届岭南论坛”于3月30日在广州召开。全国政协委员、中国银监会特邀顾问、原中国工商银行行长杨凯生否认银行为利益封杀余额宝。杨凯生称,余额宝95%投资于银行的协议存款,也就是说这个资金还是在银行体系的,不影响银行的流动性。只不过是造成不同银行之间的问题,有的银行愿意以较高的成本吸收存款,有的不愿意,出现了银行结构的变化。本来是活期存款,现在变成了协议存款,存款的品种改变了,总体来说,资金还在银行,没有流出

银行体系,没有对银行造成根本性的冲击,因此说银行着急了。这是不对的。

杨凯生称,大家讨论互联网金融的时候,要心平气和,要平静下来讨论,专业一点,技术一点,更金融化的讨论。

以下是文字实录:

胡舒立:工商银行跟支付宝有很长时间的合作,我记得2001年工商银行成为首家支付宝的备付金存款行,当时的消息炒得很热。工商银行最近因为关闭部分快捷支付接口跟支付宝有一些矛盾,请凯生行长稍微的讲讲。

杨凯生:我不去评价矛盾的问题,我谈谈对互联网金融的看法。

首先,我赞成李一先生的观点,关于互联网金融的定义和概念究竟是什么,我们目前不是太清楚。我认为凡是通过互联网实现的金融服务,完成的金融交易都可以称之为互联网金融。从这个角度来讲,中国的商业银行,坦率的说十几年前就已经是互联金融的开办者,现在中国市场上包括媒体更多的是将中国的互联网企业涉足金融业称之为互联网金融,我们目前不去讨论这一定义是否准确,就说说目前的问题。

你提的问题很尖锐,我离开一线岗位,本来想回避这些问题,你提到了,我认为还是可以说一说的。所谓的快捷支付是什么?支付宝创立之初,他们创立产品的时候,想为电商交易提供小额的快捷便利的服务,因为快捷和便利,必然有安全性的问题,当时定的是小额。当时监管部门很早就提出了一个要求,刘主席还在银监会的时候,银监会提出的要求是,凡是要开通快捷支付的客户,在完成了支付宝的认证之后,起码要在第一笔交易之前,你要到银行或者是网点,或者是通过电子渠道,经过银行的二次认证,这是什么意思?你是知道自己的银行帐户已经被绑定了,因为后面的交易银行是不知道的,支付宝批量的将信息转给银行的,银行不知道单笔的交易是谁支付出去的,是否是真实的意愿,为了防止风险,当时定的是小额,即使是小额,监管部门也有明确的要求,一定要首笔交易得到银行的认证,让你确实知道我的帐户是被绑定的,有可能被划转的,你开户是很便捷的,只要身份证和银行帐户输进去,还有手机号码就可以实现的,下次支付的时候,通过手机可以实现,想支付就支付。

在此过程中,是不是帐户拥有人的真实意愿,这一点一直是打个问号的,如果控制在小额的话,真正的按照银监会的要求去做,首笔交易认证安全性好一些。这几年下来,实际上监管部门的要求,实际上没有得到真正的落实。因为首笔交易经过银行认证,实际上电子渠道也是可以认证的,说是客户的体验不好,麻烦,客户的体验至上口号提出了,一直没有做。金额相当大了。

胡舒立:金额达到了多少?

杨凯生:10万20万。

胡舒立:是否有技术的规定,原来的小额规定是多少?

杨凯生:现在确定了,就定型了,单笔不超过多少,日不超过多少,月不超过多少,所谓定型的小额,将它定量化了,这是几家银行采取降低支付限额,就是将原来的定型要求的小额具体的定量化,现在大家关心的问题是,第一,够不够用;第二,很多的电商支持者说我要购买大件的商品,如果定额是5000,商品是600元,不能实现了,要多少笔实现,实际上不是这个概念,我是说快捷的方式要受这个限制。如果银行的网银和银行卡将资金充值到支付宝的话是不受限制的。为什么用网银,用信用卡可以不受限制,因为网银支付中,有许多安全的办法,比如说有U盾,这个U盾实际上将支付的安全等级提高了若干个数量级,银行的U盾是由有关部门进行攻击试验的,对每年出现的问题不断的采取安全措施的,确实弥补了快捷支付安全性的问题。绝对不影响电商交易的,如果影响电商交易的话,大家就会觉得不方便,这一点大家要搞清楚。

是不是影响和打压了余额宝,我不想多说,不影响投资者投资余额宝,如果你愿意投资余额宝,按照你的风险爱好,你是可以的,不是5000元买东西的,你通过网银和银行卡可以向支付宝充值的,不要让网民和支付宝的使用者产生误会,现在的一些宣传产生了误解。

胡舒立:杨行长,既然风险存在的,为什么这种事情不能早一点做,现在做余额宝比较大,大家就会觉得两者之间有一定的关系。

杨凯生:因为我对银行了解,好象余额宝的出现,影响了银行的利益,所以银行反击。实际上大家讨论互联网金融的时候,要心平气和,要平静下来讨论,专业一点,技术一点,更金融化的讨论。实际上余额宝95%投资于银行的协议存款,也就是说这个资金还是在银行体系的,不影响银行的流动性。只不过是造成不同银行之间的问题,有的银行愿意以较高的成本吸收存款,有的不愿意,出现了银行结构的变化。本来是活期存款,现在变成了协议存款,存款的品种改变了,总体来说,资金还在银行,没有流出银行体系,没有对银行造成根本性的冲击,因此说银行着急了。这是不对的,要理性一点,心平气和的理解。

当现在的纠纷越来越多,客户经常投诉,我在支付宝里面的钱被莫名其妙的划转了,帐号还在银行,是客户的责任,还是他人冒充客户动用了帐户,这几者之间的关系永远扯不清楚的,帐户在银行的,我的钱怎么少了,银行就处于被动的状态,这一点在现实生活中已经遇到了,这些问题都需要找到解决的办法,银行就将快捷支付的额度降低一些,大额的支付通过U盾和网银、信用卡都可以实现,不影响客户的实现。

胡舒立:工行有五个接口到快捷支付,当你有无数的分支行,如果有五个接口到支付宝的话,最近将五个接口合成一个,早知今日,何必当初。现在让大家感觉很不方便。

杨凯生:主持人总是抛出尖锐的问题。我想说工商银行原来跟支付宝确实有五个接口,在支付宝发展的过程中,逐步形成的。但是,我虽然已经退了,我一直感觉这是安全的问题,分行的管理水平,分行的系统维护都跟不上。在总行设置一个专门的团队服务这项事情,专门的管理这项事情,总行无论是系统维护能力,还是服务水准,都会相应的比原来多端口接入要好。我想特别强调的一点,这跟广大客户,广大电商一点关系都没有的。你们不会有任何的感觉,本来该怎么交易就怎么交易。

胡舒立:事实上23号后变成一个接口后,有一些投诉吧,至少出现了,为什么呢?

杨凯生:我注意到这一情况,我想说的是,本来是一个接口,只要支付报将信息按照双方之间的约定都转到这个接口就没有问题的。

胡舒立:后台就可以做得到的,是吧?

杨凯生:是的,后台就可以做到,跟客户没有关系的,如果仍然将这些信息放到已经关闭的端口去,不成功了。也有人说,我不希望是这一现象,也有人说,这似乎是让更多的客户对银行的服务不满。我不太相信这个事,实际上从技术的角度来说,客户不应该受到任何的影响,客户甚至不应该有任何的感觉,技术上是完全可以实现的。现在讨论互联网金融,我最近在观察,媒体上各种报道,我感觉到火药味比较重,似乎更需要理性一点,冷静一点,就涉及到李一先生讲的,互联网文化和银行文化融合的问题,银行文化更多的是讲稳健,讲究风险控制,互联网的从业人员讲的是创新和开拓,我认为应该找到一个契合点。我们这一代的互联网人,恐怕要为下一代互联网人的健康成长要负责,要给予良好的基因,并且传承下去。

胡舒立:我有一个小小的问题,因为这个技术很强,我也是今天才听明白一点,不得不问一下,工商银行原先有五个接口快捷支付,现在并成一个接口,其他的银行有没有接口,他们是一个还是若干个,到现在一共有多少个接口。

杨凯生:对不起,这一点不太了解。

胡舒立:工商银行变成一个后,是不是只剩下一个,还是其他的银行有多少个接口。

杨凯生:别的银行情况不太掌握,无可奉告。

胡舒立:谢谢。这个小小的技术问题没有得到回答,还有一个技术的问题,我想请教李一。我们看到互联网金融的问题在两端都是非常的专业,我的问题是,李一依据你专业的知识,互联网风险在资本市场如何看待,货币市场风险是怎样的?

李一:大的概念是货币资产,从常识来讲,远远低于股票、期货和债券的风险级别。刚才凯生行长讲互联网95%的资金投到银行的协议合约中,基本上来说讲,规模之大,速度之快,已经造成了规模效益。理论上讲,回报率达到了6%和7%,还有一种说法是三月份之后有7%的回报率。其中或多或少会有一些风险。突然间瞬间将这么多的资金拿到手上,对商业银行就有压力,商业银行反过来讲要从互联网获得资金,其中有很多的技术问题我不是太清楚的。

胡舒立:创新是值得研究的。

杨凯生:余额宝的资金目前是90%多投入到银行的协议存款中,还有风险金储备,加上少量的投资和安全性比较好的债券等等,因此总的来说风险是可控的,将来管理措施真正的出台,里日大家关心的问题,是不是存款期间提前支取是否给利息,是否跟其他的存款一样,缴纳准备金,目前这些政策没有落实,如果变成一般的存款,投资银行的存款不能超过30%,具体数据记不清楚了。对余额宝的存款就有考验了,如果选择其他的非存款的投资渠道,信用风险就比较大了,目前是处于摸索的阶段。这些问题都要在发展过程中,互联网自己冷静的考虑,监管部门要冷静的考量,监管部门说给了一定的宽容度,因为是新生事物。银行和金融业要看待新生事物的出现,对自身转型提出了要求,如果这几个方面都可以做得到的话,我相信就会处理得更好一些。

胡舒立:现在超时了,但是有听众要提问了。

现场嘉宾:老师好,我是中山大学的学生,杨行长,最近美俄和俄欧交恶,中国是否可以为人民牟利,例如人民币贬值,人民币或者是取代美元一部分的地位,我是工学的博士,我对中国的制造业是很有信心的。

胡舒立:你跟你的同学一起问,你们一起问完,我们再一起回答。

现场嘉宾:我是岭南学院的研究生,我的问题是券商市场集中度的问题。中国有115家券商,资产集中度比较低,但是很多的券商是控股的,按照国外的经验,中国不应该有这么多的投资银行,市场集中度要进一步的提高,涉及到国有股权的问题,如何看待未来的重组和并购,突破点在哪里?

杨凯生:这个问题应该向中央银行的领导求证更加的合适一点,人民币的跨境使用范围现在不断的扩大,正在逐步的被市场主体所接受、认可。三中全会中也提到进一步的完善汇率的形成机制。我相信人民币的汇率浮动表现体现了这一精神,所谓的浮动就应该是双向的,认为人民币一直升值的想法,或者是我们释放这一信号,让人们以为人民币一定会升值的,实际上对我们很不利的。利率比国际市场高一些,汇率一定会升值的,热钱没有理由不流入。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进一步的完善,本来就包含应有之意,会根据市场的供求关系适当的控制和双向浮动,目前的表现就是一种合理的浮动。今后,会进一步的成为常态,人们就会习惯了。因为涨了多少年,突然掉头了,好象大家不太习惯。当,回到你刚才的问题,是不是跟美俄交恶有关,我认为比较远了。

李一:实际上有几个机会,你的学习是不错,券商是115家,稍微注意一下,已经开始在分层次了,115家有的是以经济业务为主,没有其他的牌照,证券内的牌照叫做有效管理性或者是制约性也好,这是另外一个课题,现在牌照已经导致不同的企业产生了。大体来说还是一个问题,商业银行也好,证券也好,同质化是非常之相似。我有几个朋友也是证券业的,实际上就是发行上市,上市发行,经济业务,自营和资产管理,也有公司做兼并收购,同质化非常之像,不利于竞争的。我刚从美国回来,我们做一个项目,跟不同的机构路演,很大的特点是,金融危机之后,这些公司又在积极的寻觅,根据新的监管条例,现在的监管条例越来越严格,从操作行为,税收、法律上,乃至行为的操作上予以限制。另外,大家知道对于资本金的限制。这些机构到今天已经是百年老店,还在以核心业务为主做大做强,中国证券业多元化后也会出现这样的现象,互联网有这样那样的现象,将会很多的行业发生催生变化的作用,如果说得大一些,有的机构就会出现颠覆性的影响。

另外,国际化的程度,我们的改革已经走到了以市场经济为主导的情况,国际化的程度,无论你愿意不愿意走出去,这个行业很多的国际元素已经走到你的身边,国际化的元素,互联网的因素,行业中发生的参差不齐的现象,都会使券商发生改变。国内的券商也在苦苦的寻觅,就是下一步何去何从的问题,不仅仅是垄断的经营,不会因为你是省内的券商,省内的项目就给你做,不是这样的。券商、金融和国际化,一定会造就中国互联网券商新的春天。

胡舒立:今天两位的讲话,面涉及得比较广,我就不再阐述了。不影响大家的午餐,谢谢各位的参与,谢谢两位嘉宾,再次鼓掌。

武汉中国结路灯

南京不锈钢棒

西安深圳台历印刷

广州泡沫玻璃保温板